笑忘书

2017.12.4 --2017.12.10

天官赐福花怜文粮仓:

连载


【花怜】现代paro  1  by  墨水不装瓶


【花怜】现代paro  2
(我找不到3 QAQ)
【花怜】现代paro  4


【花怜】现代paro  5


【花怜】现代paro  6


【花怜】现代paro  7


【花怜】818我们学校老师之间不可描述的秘密关系 1  by  热饮.


【花怜】818我们学校老师之间不可描述的秘密关系 2


【花怜】818我们学校老师之间不可描述的秘密关系 3


【花怜】扒一扒我们学校最不可能的那对cp  9  by  咯咯咯咯格格


【花怜】818我那位跟敌人恋爱的同事5  by  茶野-山清酒里


【花怜】万神所愿 01  by  六薰ฅ'ω'ฅ搓糖球


【花怜】万神所愿 02


【花怜】知乎:有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5  by  一笔江天


【花怜】我心悦你 1  by  黄少天的冰雨_静舞


【花怜】我心悦你 2


【花怜】我心悦你 3


【花怜】我心悦你 4


单篇


【花怜】告白   by  落见欢


【花怜】论众人组团刷副本时吃瓜群众的一脸懵逼


【花怜】人前人后不同的我,会不会让他失望了?  by  糕璟湖蓝蓝蓝


【花怜】你不必知道的事  by  谢安之


【花怜】一篇阴阳师背景的同人  by  竹下茶客


【花怜】长相思  by  竹藤嘻嘻嘻


【花怜】落花无情却似有意  by  白衣祸世


【花怜】三轮车  by  料青山


【花怜】初识  by  galaxyxz


【花怜】前尘旧梦  by  吴莫楠


【花怜】此情可待  by  忧伤_明月


【花怜】论情  by  勒饰曰珂


【花怜】妄念


【花怜】接175 文  by  榭歌


【花怜】笔给我我来让他们结婚  by  一张废票


【花怜】厄命车  by  木 子渊_啊


【花怜】心怀不轨  by  江城子


【花怜】表白  by 吟雪寻花


【花怜】愿  by  regardless of the time


【花怜】(伪)四角恋  by  傻鱼丸子


【花怜】如果助攻团不是风情是老裴  by  一只zz啊


【花怜】岁暮天寒  by  落春薄

  看图猜成语  , 答对有奖。😏

岁月长

山前雨:

*接原著背景


*带小朋友玩


*我就知道我赶得上中秋


蓝忘机提着一壶酒,独自走在冰冷坚硬的青石板山路上。


酒是镇上的天子笑,魏无羡最喜欢的天子笑。封泥封不住馥郁的酒香,蓝忘机一路走来,原本苦涩的林木香气便沾上了醉人的酒气。


今日是中秋,月亮格外明亮,更给月下的人染上几分冷清淡漠。若是那人在自己身侧,肯定又要叽叽喳喳说上好一阵了。蓝忘机侧了侧耳,头一回觉得回云深不知处的山路是如此安静寂寞。


 


蓝忘机绕过云深不知处的大门,步伐更快了些。毫不遮掩的踩过枯枝拂过叶片的声音惊扰了后山上躲在草丛后的几只“大白兔子”。


“大白兔子”站起身,是以蓝景仪为首的一众蓝家小辈。“含光君。”小辈们齐齐施了一礼,眼睛往下看去,视线却不敢落到蓝忘机提着的那壶酒上。


蓝忘机轻轻地应了一声,小辈们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旁边墙头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


“叫你们藏好,又不听话,被你们含光君逮着了吧。”


黑衣的青年颇为惬意地斜坐在墙头上,见众人望向他,又举起手上提着的黑漆漆的食盒晃了晃,清秀的五官因他笑嘻嘻的表情带上了几分稚气。“新鲜出炉的月饼,分你们一人一个,就当没看见我成不成?”


小辈们只当是魏无羡玩心又上来了,一时都不接话,都看向蓝忘机。


“下来。”蓝忘机轻声道。


“羡羡下去了,二哥哥可要接好啊。”魏无羡歪头一笑,随手把食盒抛给蓝景仪,也不顾他哇哇乱叫能不能接住,轻身一跃,稳稳落在蓝忘机怀里。


“完美着陆。”魏无羡得意道,顺带在蓝忘机颈侧蹭了蹭。


蓝忘机耳根一红,魏无羡故意凑近他耳朵悄声笑道:“二哥哥别羞,他们现在可没空看咱俩。”


“大白兔子”们围成一圈,专注地盯着其中的漆木食盒。


蓝忘机把酒放在一旁,魏无羡走过去把食盒拎了起来。“都盯着它看做什么,又不能多盯出一个饼来。”魏无羡揭开食盒,月饼的甜香混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一下子涌了出来。


“大白兔子”们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其实也怨不得他们,蓝家的饮食本来就口味偏苦,一到节日家宴,那菜肴更是苦中加苦了。吃惯了这些苦涩的菜品,孩子们更想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例如,魏无羡亲自做的云梦特色的“魏氏月饼”。


魏无羡做的月饼不多也不大,小巧精致的月饼堪堪铺满一个瓷盘,人手一个恰好分完。


“魏前辈,这是您亲手做的?”有人惊叹道。一人开口,道道狐疑的目光顿时落到魏无羡身上。看魏无羡平时大大咧咧的样子,不像是能做出这些精致点心的人啊。


“当然是我亲手做的,从做馅料到压模烤制,都是我做的,”魏无羡一手搭着蓝忘机,整个人没骨头似的挂在蓝忘机身上,“就是蓝湛替我揉了一下面团。你们信不过我,难道还信不过含光君吗?”小辈们看向蓝忘机,看他手里也拿着一个与自己手中一般无二的月饼,悄悄放松了警惕。


“快吃吧,一会它要凉了。”魏无羡语气温柔神态慈祥,活像在哄一群不听话的孩儿吃饭的老母亲。


蓝景仪把月饼放到鼻下,使劲地抽了抽气,是月饼的气味,没毛病。但他看魏无羡的神情,心里总感觉有点不妙。


不管了,吃了吧。蓝景仪看了蓝忘机一眼,似乎是定了定神,闭眼一口咬下半个月饼。与此同时,他身后传来一道道惊恐无助的呜呜声。


魏无羡把头埋在蓝忘机颈窝笑得浑身发颤,只差到草丛里去滚两圈的。面前的一只只“白兔子”瞪大眼睛,腮帮子鼓鼓的,蓝忘机面不改色地吃完了整个月饼,他们自然不敢把嘴里嚼着的吐出来。


“快点吞下去,越含着越难受。”魏无羡好心提醒道,看着面前的个个小辈都变成双眼通红嘴巴微张的大白兔,又忍不住伏在蓝忘机肩头无声狂笑。蓝忘机无奈地拍了拍他耸动的后背,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不知是已经随魏无羡吃惯了,还是魏无羡对他手下留情了。


“魏前辈你骗人。”


“我哪骗你们了,”魏无羡惊诧道,“云梦口味是什么?是辣啊。而我做的菜特点是什么?变态辣啊。景仪你上次是去过义城的,你说是不是?”


蓝景仪想起之前被魏无羡的糯米粥支配的恐惧,痛苦地点了点头。他怎么就信了魏无羡的邪,出来吃他做的月饼呢?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道:“这次应该还好吧,我只是放多的麻嘴,没放太多辣的。”


您老的不是很辣,与我们而言就是极辣啊。小辈们今夜不仅受到家宴极苦月饼的磨练,还受到魏无羡极辣月饼的摧残,身心俱疲,笑闹了一阵就掐着点赶回寝室了。


“跑快点,我给你们拖着含光君。”魏无羡在他们身后乐呵呵道。


 


后山上只剩下蓝魏两人,魏无羡不用顾忌着什么,挂在蓝忘机身上仰首吻上那人淡色的唇瓣。“二哥哥辣不辣呀……”魏无羡含糊的话语隐没在两人交接的唇齿间。魏无羡的舌头在蓝忘机嘴里扫荡一周,末了又再舔了舔蓝忘机的唇瓣。“甜的,不辣。”魏无羡咂嘴道。


原想羞一羞蓝忘机,没想到对方神色淡然,却轻声道:“你甜。”


魏无羡拿酒喝的动作一顿,霎时被蓝忘机这向来在某种时候才会冒出的甜言蜜语惊了一下。


“还有更甜的。”魏无羡灌了一口酒,贴近蓝忘机的嘴唇,只轻轻蹭了一下又马上推开,似是只是想把酒气抹到那人唇上。


魏无羡蹲下身,揭开食盒里的白瓷盘,瓷盘下另有乾坤,还藏着一个稍大些的月饼。“这才是真正的云梦月饼。”魏无羡道。


拿起来后,圆圆的月饼比起之前的都要大上几圈,形状也不太规整。魏无羡拿起月饼对着天上的圆月比划了下,点头道:“差不多差不多。”


魏无羡把月饼掰成两半,递了一半给蓝忘机,嘴里低声念叨:“月饼圆又圆,合家分吃,团圆和睦。”他从前从不说也不信这些话,但这是他回来过的第一个中秋,看着蓝忘机,自然而然就把这些以前常听的祝福话一溜说了出来。


蓝忘机白皙的手指和深色的月饼酥皮形成鲜明对比,他拈下魏无羡唇角沾着的一点月饼屑,忍不住低下头吻住那人的唇瓣。


他所求的不就是能和魏无羡有个“圆”字,幸如今已得偿所愿。


魏无羡弯起眸子,顺从地微张嘴迎合蓝忘机的动作,莲蓉的甜香和蛋黄的浓香在两人唇齿间蔓延。


月色清如水,月光映照出璧人一双,夜风携来山中丹桂的香。


何心轻举氛尘外,但愿闲居岁月长。


---------END---------


今天下午才回到家的山前雨累成山前狗,幸好中秋还没过。


祝各位小可爱小仙女们中秋快乐呀~~~~


哎呀忘记说了,这篇贺文的标题和最后一句都出自张镃的《谒丛霄馆》

朕知道啦:

重新来()狂草一小段
春风不羡真的超好听!
真觉得那个念白的就是魏婴本婴了

【叶黄】以爱为饵之如你随行

北有九年:

#番外其二,其实可以当单独的一篇来看
#回忆向


正文归档


(1)(2)(3)(4)(5)
(6)(7)(8)(9)(10)
(11)(12)(13)(14)(15)(16)
(番外其一)


黄少天翻了个身,动了动眼皮。


睁开眼,叶修正笑盈盈地盯着自己,自己在叶修怀中醒来已经快要成为每天早晨必不可少的事情。


“老叶,”黄少天哑着嗓子,大概是昨夜的后遗症,“我好像还没给你说……我打算退役了,这个赛季结束就退。”


其实退役,对他们二人来说,何尝不是件好事。


回国后,两人聚少离多,黄少天整天不是在训练就是在比赛,而叶修则退居做起了职业联盟幕后工作,虽然事不多,但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空闲时间的。


每逢周末节假日,黄少天都提着包跑到了叶修这里住着,都快忘了自己的亲娘了。以往放假回家,黄少天并不算很积极的那一个,现在蓝雨上下就他跑的最快。


“黄少现在行动力太强了吧。”郑轩咋舌道。


“嘿嘿,有了家世的人,毕竟跟你们不太一样了。”黄少天秀起恩爱来丝毫不含糊。


黄少天比赛期间,叶修就打着关心现役选手的名号,蓝雨去哪儿他去哪儿,喻文州都在考虑要不要把叶修收了做个后勤人员什么的。


“这么着急跟哥过小日子啊……”叶修笑着咬了一下黄少天的鼻头,“不过你想清楚了就好。”


“想太多了你,谁要跟你过小日子,我是要多陪陪我爸妈,”黄少天眯着眼睛看着跟自己只有一厘米距离的叶修,好似不情愿地补了一句,“顺便陪陪你。”


黄少天往叶修怀里蹭了蹭,却发现对方某个部位不怀好意地硌着自己。


“你干嘛?”黄少天警觉地往后挪,然后发现自己被叶修环住了腰身。


“正常生理反应,这大清早的……”叶修同样不怀好意一笑。


“我给你讲别想乱来,睡了一觉跟没睡一样,累的要死,”黄少天瞪了一眼叶修,伸手拍了拍他的屁股,哄小孩子的语气道,“乖啊,做饭去,我饿了。”


天大地大,少天最大,叶修本着这样的原则放开了黄少天,顶着小帐篷摸索着下了床。


黄少天抱着被子打了几个滚,反手在床头柜里摸索,摸着摸着,却有一种纸质的感觉,抽出来,发现是一张合照。


照片里的叶修也就二十岁刚出头的样子,穿着嘉世的队服,和众人一起合捧一个奖杯,背景应该是在嘉世俱乐部内,毕竟那时的叶修还不太愿意在媒体露面。


老叶以前长得还怪青涩的,黄少天这么想着,可是他对于这样青涩的叶修也不是完全陌生的,因为他关注叶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


那个时候黄少天大概还是在上高中,荣耀这款游戏风靡全球也不过才几年。


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在他班里算是一个神级角色了,班里的男生崇拜得不得了,天天放学拉着他打jjc,纵然被虐了一次又一次,还是乐此不疲。


但是黄少天并不引以为傲,当时荣耀网游里最出名的角色之一便是一叶之秋,而黄少天成天梦想着哪次撞见了一定要跟他pk一场。因为他总觉得,一叶之秋,说不定也不过如此嘛。


那个时候职业联盟才刚刚成型,主要战队也不过那么几个,黄少天关注的不多,但是他知道,嘉世战队的那个战法队长就是一叶之秋。只可气还叫叶秋的叶修当时不太露脸,否则黄少天恨不得在街上碰见他就把他拽进网吧里。


然后嘉世得了首年的冠军,黄少天蹲在电视机前啧啧舌,“嘉世嘛,还是蛮厉害的。”但是他就是不承认一叶之秋厉害,不知是处于内心的哪种原因。


后来,黄少天终于如愿以偿了一次。黄少天至今都记得,第一次在网游里碰见一叶之秋的时候,他正挥着战矛悠哉悠哉地在竞技场外晃悠。


夜雨声烦三步两步冲上前去,倒是把叶修吓了一大跳。


“喂,找你好久了,一叶之秋,我们来打一场呗!”


叶修听见耳机里传来的少年音,不由得发笑。当然,他没理由拒绝。


jjc的结果很明显,夜雨声烦自是被打趴了,况且这种神级角色互相pk,围观的人也不少。夜雨声烦尴尬地站起来,刚想有骨气地离开的时候,耳机里的声音略微嘲讽。


“小朋友你也别太难过,哥可是职业选手。”


职业选手了不起啊?!不过这话黄少天显然没骨气说出来,毕竟被打趴的那个是自己。


第一次jjc,以夜雨声烦的愤慨离去而告终。


第二赛季的时候,黄少天好巧不巧碰见了索克萨尔,听声音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他说他叫魏琛。


黄少天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如此缠人的人,夜雨声烦只要一上线,索克萨尔就跟过来了,打boss他就在一旁守着,弄得黄少天胆战心惊的。


“你就加入我们蓝雨呗,我对天发誓,你绝对不后悔。”魏琛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这么说道。


“哎呀你烦不烦啊,天天蓝雨蓝雨的,有什么好处啊?蓝雨能当饭吃啊?”


魏琛也不恼,“别说,还真能当饭吃……知道什么是职业选手不?玩游戏的有几个不想打职业赛啊,我给你说这是绝好的机会。”


“职业选手?”这是黄少天第二次听到这个名词了,但是脑子里完全是一叶之秋耀武扬威的样子,“叶秋就是职业选手对吧?”


“哈哈哈,”魏琛大笑起来,“敢情你是叶秋的粉丝啊……不过这也好,加入我们蓝雨,你就可以跟你偶像面对面实战。”


黄少天没好意思说他已经实战过了,还输得挺惨。


“谁是他粉丝啊?我可是要打败他懂吗打败他。”


“那就更好了,你想想,在比赛场上把叶秋踩在脚下,爽不爽?”


“当然。”虽然是隔着屏幕,黄少天还是狠狠点了下头。


于是,黄少天就被拐着进了蓝雨,百分之八十是因为叶秋。



黄少天在青训营里一待便是一年多,在此期间他发现,自家队长跟叶秋的关系还挺熟络。


有一次在网游里碰上嘉王朝和蓝溪阁抢boss,一叶之秋走到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跟前。


“老魏,这就是你跟我念念叨叨好久的那个新收的小跟班?”


“你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小跟班……这是我大蓝雨未来的王牌。”魏琛吸了口烟。


“嗯……”一叶之秋上下打量了一下夜雨声烦,“你这个小跟班还是蛮有意思的。”


“我们少天可是立志要把你踩在脚下的,你可悠着点儿吧。”魏琛得意洋洋。


这话听得黄少天自己都尴尬极了。


“那哥还真得小心了啊!”叶秋眯着眼敲了敲桌子。


第三赛季,黄少天往年都是在家里蹲点看比赛,今年却在蓝雨的青训营里和其他队员一起。


“哇塞,叶秋就是厉害,这嘉世怕不是要三连冠了吧?”有队员惊叹道,比较嘉世在常规赛的表现已经十分突出了。


“叶秋就是嘉世的王牌核心了,有他在,嘉世不可能不是冠军。”又有队员感叹。


“叶秋真有那么厉害?”黄少天嘴硬道。


“嗯。”一旁很少会吭声的一个人却应答了。


黄少天不太乐意,转过头说,“你个吊车尾的家伙懂什么?”


“喻文州可不是吊车尾……你忘了人家打败咱们队长了?”其余人起哄道。


“那是队长故意让着他,”黄少天斜眼观察喻文州的表情。而喻文州没吭声,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


*


第三赛季决赛这一场,魏琛带着自己的几个得意门生去看现场版比赛,其中自然少不了黄少天。


“老叶这家伙,斗神的名号差不多了。”魏琛摇摇头,眼神里却有些羡慕,因为叶秋常能完成他做不到的事情。


“不过少天你小子可得给我长点儿脸,出道了灭灭叶秋的威风。”魏琛拍拍黄少天的肩头,委托重任道。


“那是肯定的。”黄少天扬眉。


随着荣耀两个字的闪烁而出,嘉世,蝉联三赛季的冠军,王朝已然诞生。而一叶之秋斗神的名号,一瞬间遍可以震撼四方。


黄少天趁着魏琛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找了半天才找到了选手通道。黄少天就守在那里,等叶秋出来。


嘉世众人欢呼的正中央,不出意外就是叶秋。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吴雪峰皱着眉。


“八成是找我的。”叶秋笑着向黄少天走去。


“你就是叶秋吧?”黄少天大着胆子,扬起脑袋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小朋友眼力不错。”叶秋叼着根烟点点头。


“我叫黄少天,我明年就出道了……反正我一定会赢你的。”


“我当然知道你叫什么,就是老魏身边那个很吵的孩子嘛,”叶秋无所谓地偏着脑袋,“不过你挺有志向。”


“我是说真的!”


“我也是说真的,那就来呗。”


一语成谶。


黄少天果真就来了,踏上了一条荣耀的征程,义无反顾。



“少天,哥早饭做好了,快起来吃饭!”叶修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有些听不真切。


黄少天放下手中的照片,泛黄的边缘轻微卷起,他又小心翼翼把它压展。


从来都是这样,黄少天自十五岁那年就一直跟着叶修的步伐,无不情愿。牢牢地,如影随形。


“来了来了!”


黄少天的声音如此轻快。


END.


【叶黄R】大猫

。:

《欲罢不能》收录番外,架空ABO




大猫




修长的手指掠过微湿的鬓角,沾染着从发根溢出的丝丝汗液和信息素,停留在泛着不正常的绯色的脸颊上。



感受着指腹下发烫的皮肤,叶修低低地笑了一声,视线落在那双满是迷离之色的眼睛上:“忍不住了?”




回答他的是一声模糊的轻哼。




以下全部外链




——




手边还有一本《欲罢不能》,之前没买到的跟我说一声,我抽一个人送

叶黄停车场.rar

干了这碗秋葵:

链接:http://pan.baidu.com/s/1o8TypDK 密码:fvif


 


因为常年不标R,感觉好多车大家都没看到


(并没有,不要说的像自己有一个车库……)


尤其是双面亚当,2w字的文,1w+都是成人动♂作戏,剧情太正经,大家都没发现吧哈哈


大致整理了一下,改了点错别字,对不住两位催结局的姑娘辣爸暂时没灵感,养成也有点想不出梗,新大纲写出来了,但是又感觉很OOC,其他所有文基本都完结了


祝大家生活愉快,叶黄越来越好!


有缘再见

【叶黄】蓝雨全都不是人之叶黄篇 (开车番外)

浅识小道,离下乾上:

终于!!赶在十二点之前把生贺写出来了!!!!!


少天大大十七岁生日快乐!!




这是变回来那夜没有写完的车……叶黄都是新手,这可以说是我写的最详细的一辆车了(捂脸)。


总之祝我们未来的剑圣大大生日快乐!!快快长大干遍全联盟!!




全文只有车一点预热都没有,如果你不嫌弃就请走下面吧~




 开车走外链~